米乐m6·中国 - 官网—重拾批判性:大数据时代人工智能的疑惑与反思

日期:2022-07-11 16:58:02 | 人气:

本文摘要:文 | 西泽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邓宇大数据时代,让我们置身于智能化与大数据时代快节奏、便利化的生活方式当中,而且通过人工智能AI技术逐步渗透到社交、购物、出行、新闻媒体、政治事件等各个领域,甚至通过人工智能这种强大的学习能力和数据分析开始左右我们的思考、诱导我们的日常选择。

米乐m6

文 | 西泽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邓宇大数据时代,让我们置身于智能化与大数据时代快节奏、便利化的生活方式当中,而且通过人工智能AI技术逐步渗透到社交、购物、出行、新闻媒体、政治事件等各个领域,甚至通过人工智能这种强大的学习能力和数据分析开始左右我们的思考、诱导我们的日常选择。美国经济学教授加里·史女士的新著《错觉:AI如何通过数据挖掘误导我们》(以下简称《错觉》)一书提供了很是奇特的视角,与大多数提倡大数据和追逐大数据工业的研究者差别,史女士教授更多的是对盘算机挖掘大数据以及应用到各个领域的现象举行批判性研究,这项研究将启迪我们思考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社会意义、伦理价值、科学内在。如果只思量大数据和盘算机应用的优势,忽视其负面效应和局限性,那么大数据以及AI将可能失去其科学与社会价值,这也是作者对“理论先于数据”这一科学方法的有力辩护。

《错觉》枚举了许多思想性实验以及案例研究,如图灵测试、汉语室思想实验、威诺格拉德模式挑战赛等等,这些实验无不展现盘算机自己的思维模拟与学习并不是完全逾越人类,盘算机的语言、阅读和写作缺乏灵魂、语境。而盘算机模型以及数据分析效果无法替代人类的判断,仍然需要人类充实的讨论与批判,完全依赖盘算机的数据效果将导致许多杂乱和错误的决议。

从理论上来说,盘算机技术的演进以及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应用简直已从实验室进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特别是随着移动互联网、5G通信技术的进步,盘算机甚至在某些领域,如盘算能力、学习能力、数据分析、储存以及模型预测方面逾越人类智慧。数据挖掘成为各个科技公司、高科技企业、创业公司的焦点竞争力,一切工业生长都以大数据为支撑,而这简直发生了庞大的经济、社会效益和广告宣传效益。

互联网工业以及数字经济的崛起为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应用提供了广泛的市场,数据库的泛滥也间接引发了诸多的争议,特别是一些购物网站、新闻媒体、社交软件放肆应用数据挖掘,跟踪用户的日常应用习性、消费特点和社交网络,企图诱导用户选择购置服务或订制某些产物。值得注意的是,当前盘算机的运算能力早已比人类更快,承载的数据资源也更为庞大,这些依据人工智能开发的应用系统已渗透进人们的生活,甚至左右人们的思维。如果缺乏对盘算机语言以及数据分析效果自己的识别,将带来许多消极的效果。

《错觉》这本书通过一系列数据效果质疑盘算机的“坏数据”,而使用数据同样存在较大的“随机性”,作者指出,模型不行制止地是由无法解释的随机事件建立出来的,我们应该认可自己容易受到模型的诱惑。看似无所不能的盘算机技术却也存在诸多的缺陷,与人类的智慧、思维相比另有许多的局限性。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正如作者在文章开篇讲明的那样,盘算机在批判性思维方面存在严重缺陷。盘算机在数据处置惩罚、储存以及影象方面的优势是人类无法匹敌的,随着盘算机与人工智能的深度融合,大量的工业、产物以及思维将受制于盘算机技术。

有一点可以明确,现代人们的生活、生产以及创新多数依靠盘算机模型和数据分析,海量的数据往往意味着创业客群与市场,而“窃取”这些小我私家信息和数据徐徐演变为一种工业,行走在执法的边缘。作者枚举了预测总统大选、非线性模型、神经网络算法等一系列典型的案例,这些“新瓶装旧酒”的盘算机数据模型看似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为预测和分析验证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技术优越性”,却最终在现实眼前“现形”。

从现实来看,许多技术至上论者盲目地认为盘算机语言和数据可以“无所不包”,迷信于大数据,陷入数据的误导与错觉,难以做出理性的决议。如作者在本书第三章总结道,盘算机没有现实生活认知,这些智慧和知识来自真实生活。

《错觉》这本书的结构充满了“批判性”,作者并未接纳理论说教、枯燥解读的传统模式,而是另辟蹊径,从科学实验、医疗技术、历史政治事件、经济数学模型、股市、保险等差别角度切入文章主题,以盘算机数据分析的历程、效果举行批判性思考,启迪读者去正确认知盘算机语言的逻辑,以及数据模型效果的随机性因素。事实上,在这本书中,作者提出了许多识别数据和验证数据真实性的方法,一方面是盘算机语言缺乏时间性,线性的数据分析并不能解释非线性世界的诸多现象,反而简化了现实世界的庞大性;另一方面是数据自己的缺陷,在盘算机技术尚处于开发阶段,人工智能还未成熟,距离人类的思想、批判能力存在较大差距,导致了数据的收集、整理和分析并不全面,毛病百出的数据效果不足以支撑分析的可靠性。

近年来,盘算机与大数据也正在通过其广泛的民意基础对政治选举举行“干预”,网上民调、互联网民意、媒体舆论等,甚至开始进入到选举法式。人工智能的生长没有到达预想的效果,是因为现实生活与历史事件的庞大性逾越了大数据自己的分析,而且众多的数据未能思量时间的跨度,模型以及盘算机语境的符号不能完全取代人类的批判性思维。《错觉》这本书的精彩之处正在于此,如马里兰大学法学教授弗兰克·帕斯奎尔所评价的,本书从盘算机的角度出发,对人工智能、大数据和机械学习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愈发盛行的现状做出了强烈批判。

本书的写作逻辑与加里·史女士教授一直以来对数据分析方法的批判性研究一脉相承,其经典著作《数据科学的9个陷阱》《基本统计、回归和计量经济学》《尺度偏差:有缺陷的假设,扭曲的数据,以及其他欺骗统计数据的方法》等险些都在批判数据分析模型和方法,这种思维贯串于《错觉:AI如何通过数据挖掘误导我们》之中。本书最后四章的案例叙述聚焦于医疗、股市、日常生活的事例,详细分析AI如何通过数据挖掘误导我们。如作者在结语部门所言,统计学证据不足以分辨真知灼见和虚假信息。

只有逻辑、智慧和知识才气对其加以区分。人工智能现在还无法评估事物是真正相关还是偶然相关,因为她还不明白数据的意义。读罢此书,也让我想到了近期一本风靡的脱销书,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的《今日简史》,这本跨学科的经典著作提出了富有启发性的思考,其中对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提出了深刻的批判,作者认为,我们真正应该担忧的,是有一小群超人类精英凭借算法带来的气力,与大量底层的手无权利之人之间发生冲突。

两本书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对大数据、AI人工智能和算法提出了质疑,这种批判精神有助于我们对盘算机科学技术的应用保持警惕。对于普罗公共来说,正确明白和判断人工智能、大数据的虚假信息、错误模型着实比力难题,需要花费时间和精神去分辨,最重要的是能够形成独立的思想判断力,尽可能不被大数据所误导。

固然,本书的出发点并不是毫无凭据地指责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科学进步,而是站在更靠近于人性和社会学的角度明白AI,这才是真正的科学精神。加里·史女士教授最后指出,在大数据时代,真正的危险部署盘算机比我们更智慧,而是我们自己也这么认为,从而信任盘算机为我们做出重要决议。《错觉:AI如何通过数据挖掘误导我们》则给予我们一次反思大数据和AI人工智能的时机。


本文关键词:米乐m6,重拾,批判性,大,数据,时代,人工智能,的,疑惑

本文来源:米乐m6-www.0712implant.com

旋转小火锅定制流程

免费咨询

提供图纸

免费设计

免费报价

无忧安装

终身维护